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» 正文

H小姐的情虐纠缠 | 短篇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08 19:38:36  

*博望志会是最好的创业人物媒体

我们每一个人都发胖了

且脸上时不时地出痘儿

只有老H还保持着姣好身材

素面清秀

| 吴欣怡

摄影 | 崔神

写一写我的同事老H。

老H资历比我深。我来编辑部面试那天,她就已经在了。当时她正经过走廊,我正进门,照了个面。老H生分地打量我一眼,我欲打个招呼示好,她却背过身,快速向工位走去了。

后来我也没怎么和老H说上话。

老H与每个人都不怎么说话。

老H每天最后一个下班。而我每天早晨自以为第一个到达办公室的时候,老H就已经在那儿。老H看书特别卖力。我发现她手里那本南方周末特稿合集,没两周就翻破了,第三周书皮也丢了。我心说,老H这么拼,还都不怎么睡觉,这精气神,别是吸了妖气了。

但是像老H这样愣守着办公室的员工,往往也容易被人忘了。

我们办公室,每天晚餐统一叫盒饭,大伙儿围着会议室的方桌吃,有时边吃边开会。开饭时候,左右的同事都会招呼着一块儿去,说笑着开始动筷子。老H总是姗姗来迟。因为老H的工位是独座的。另外一个原因是,老H平日里喜欢在办公室来回踱步(这也可能是独座比较寂寞导致)。她在每张桌前都若即若离地站上一会儿,这样,她能和每个同事相互知悉行事进度。所以我们都以为,老H能照顾得来自己,也从没落下过什么事儿。所以老H进会议室的时候,也没人主动说再添一双筷子。

不过老H对饮食似乎挺讲究。她每一餐都吃得极少。不像我们,白天吃饭时间从不固定。基本上,每天从上午11点起,靠近门坐着的小王就要不断地站起来,应答门铃,开门,接外卖,再勤快地把外卖送到指定的人手中(这样要直到下午两三点才消停下来)。然后,呛鼻的菜味儿在格子间里此起彼伏,我们就在工位上对着层叠的书报和未能写完的稿子,吃得油汁四溅。

最近大家时兴吃冒菜。确切地说,是全城都正时兴吃冒菜。我觉得原因可能是,大家整日囚在桌前,干不出什么大事,精神空虚倦怠,感官已经很迟钝了。此时唯有冒菜那一盆红油能刺激眼睛舌头,囫囵把米饭骗下去。米饭又把胃里翻滚升腾起来的欲望压住,这样两相顶撞,肚子里沉甸甸的,方令人恢复了自我存在的意识。

外卖频繁被送进办公室的时候,正是老H起来活动的时候。她几乎对每一份送达的食物都怀有好奇。她要对此审慎地观察一眼,但往往又不置可否,常常丢下意味深长的眼神便离去了。

说实话她这样挺扫人兴的。所以我们有时候吃饭会躲着她,比如去专门的写稿室,或者在阳台拉一张桌子。这两个是约定俗成的互不干扰的空间,我们就在此处纵情地大吃特吃。

这样工作几个月后,我们每一个人都发胖了,且脸上时不时地出痘儿。只有老H还保持着姣好身材,素面清秀。这一点我尤嫉妒她。

老H是那种,随意往那儿一坐都透露出性感的角儿,无论是倾斜着腰身还是含着背,都有点慵懒妩媚的意思。有时候从键盘上拔出脑袋发呆,碰巧见她坐那儿,我就忍不住要多看上几眼。最难得的是,老H她自己又意识不到这种妩媚,常常在发觉有人正盯着她时,才慌忙收起那姿势,似不知所措又似感到抱歉,怯怯地把脸别向另一边去。

就这样,老H即便不怎么与我们说话,也相当得宠地在办公室与大家相处了下去。除非有记者写稿写炸了。此时,哪怕老H一起身,碰得桌旁的纸张和盆栽叶子轻微作响,那人都要迁怒于她,仿佛他所有的天赋才情都是被老H这一走动给吓走。

也没办法,只有老H好脾气,不顶撞。等这一稿写完,那人自会腆着脸去和老H说上两句,或者故作骄纵地逗她,主要就是修复修复和气。

吃写字这碗饭的就这样,整日喜怒无常,每写完一稿又如大病初愈。外人千万别想得太浪漫。

但我一度疑心,老H也有那么一点抑郁倾向。

有一次,我在会议室里憋一天稿子,正好老H也在。日头偏西,我们这排楼房的影子爬升上来,淹没对面的楼房。东边的天色暗下来,我的余光捕捉到朝阳路上骤然点亮的路灯。此时我一抬头,竟看见老H站在飘窗上,趴着大开着的窗子,使劲地往下看。

老H,老H!

我慌忙叫她! 她细瘦的半个身子,几乎要悬空了!我冲过去一把将她拉住,只见窗下,慈云寺桥背上的车辆急速奔驰,桥下人潮逡巡聚散,我脑袋嗡地一阵晕眩。

这事我许久都不敢同其他人说。好在后来我也没再见到老H有什么过激的举动。只是,她至今依旧会在我们那扇接应外卖的办公室大门洞开的时候,伸长着脖子,痴愣愣地往外看。我有时候建议她,倦了就出去走走吧,她便又立刻回过神来,表示拒绝。

上月21日,北京初雪。我依旧来得早,站在窗前发愣,看外面的楼房被新雪覆盖。这天,办公室对面的那幢大厦要举行结顶仪式。

在一阵热闹的炮竹声里,楼房的最后一块材料被吊车举在空中,披着红飘带,踉踉跄跄地升了起来。

哎,我说,大楼都盖好了,我连一篇大作也没有写出来,真他妈沮丧。

此时老H蹲在我的身边,也往这窗外看。间或又看了看我,安慰似地舔舔我的手背。

老H,咱们今天多吃点吧!

我往自己盘子里多添了一片吐司,往老H的盘子里多填了两勺金枪鱼罐头和猫粮。(完)

附:H(花)老师写真

吴欣怡简介:南方的野兽

扫码联系作者,可申请加入神秘又充满波普气质的「博望志与他的朋友群」

{蜘蛛链轮}
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